《一剑平天下》


  • 作者:艾小样

  • 第二十六章 郭胜之死
  • 第二十六章 郭胜之死
      “报!······”随着一声长呼,一匹快马飞快驶入定北军大营。
      定北军主帐内,数十名将领围坐一团,而定北军大将军吴越则是眉头紧锁坐在主位上。
      “没想到,他们竟然这么快就又要动兵了。”吴越淡淡的说道。
      不错,刚刚飞奔入营的便是定北军的探子,此次报告的消息,便是鞑子军队兵分两路,依旧是上一次的行军路线,分两路南下,不同的是,此次的兵力要高于上一次,因为他们一直在最后方的部队已经加入了战斗!
      只不过,定北军并不知道鞑子内部发生了什么变化,也不知道他们的大汗已经换了人,也不知道这一次他们全力进攻,是因为太师阿鲁台因愤怒而做出的决定,当然,这其中自然有白玉的教唆。
      所以,定北军高层们,还在探讨着对方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种想要决一死战的地步。
      只可惜,探讨了很长时间,依旧没有探讨出什么可能性。
      “既然这样,那我们也只能上了!”吴越微微皱着眉说道。
      “那我们该怎么做?”郭胜在一旁问道,虽然郭胜也是一副担忧的神色,只可惜,他眼神中那股淡淡的兴奋之色,依旧没有能够逃过谭漠的眼睛,不过,谭漠也只是心中冷笑一声而已。
      吴越想了想,说道:“此次对方把主要兵力集中在了南线上,而北线呼塔耶的部队,则更加像是诱导部队,所以,我们也这么做,将主要兵力调往南线,北面吗,就让我带一些人过去就行了。”吴越之所以要自己前去,是因为对方的主将,是呼塔耶。
      “那好,南线,就交给我和谭将军吧!”郭胜正色道。
      吴越没有看郭胜,只是微微点了点头,而他的眉,却是已经皱在了一起,他很清楚郭胜和谭漠之间的关系,他本来不想让他们两人一起行动,可是,无奈的是北线上是自己的老对头呼塔耶,派谁去都不放心。所以,只能这样做了。
      谭漠面无表情说道:“此去,必定要将他们打得溃不成军!要不然的话,我和郭将军的颜面,可就不保了啊!”
      吴越点点头,说道:“那事不宜迟,全线出击!”
      吴越只带走了三万人马,因为北线本就有自己的人在把守,缺少的只是一个有能力的将领而已。更重要的,是因为在北线,还有一只隐藏的实力!
      而谭漠和郭胜,则是各自带着自己的人马分两路赶往南线,以郭胜的队伍进行拦截,而谭漠的队伍则是直接从后方包抄合围。
      可是,他们二人都清楚,此次的目标,不是鞑子军队,而是他们彼此!
      “谭漠的军队已经离我们有五十里了。”安盛对正在大帐中喝酒的郭胜说道。郭胜的队伍在走了不到一天的路程之后,便已经停了下来,不在继续前进。
      郭胜点点头,说道:“不急,按照约定,他们会在宁夏府附近大草原相遇,哼,宁夏府那边已经完全被王爷掌控,此次还提前埋伏了王爷的五万大军,到时候,我们三面夹击,就算谭漠长翅膀,也绝对飞不出去!”
      “可是,如果杀掉谭漠的二十万大军,若是吴越追究起来······”安盛有些不安的说道。
      郭胜眼神一冷,说道:“放心吧,哼,杀了谭漠之后,便是解决掉南下的鞑子,就算不能杀干净,只要能够重创他们,将他们赶回去,这就足够堵住吴越的嘴!哼,鞑子肯定想不到,到最后的时刻,我们会反过来进攻他们,到时候,必定能够轻松击败!”
      安盛点了点头,他知道郭胜此人作风,为了自己,什么都能做得出来!
      “等谭漠离我们八十里之外的时候,下令全军,立马跟上!”郭胜狠狠道。
      而此时,谭漠则是带领军队快速向宁夏府一代移动。
      “谭漠,我总觉得我们这次会有些意外啊!”马上的花缘眉头紧锁说道。
      谭漠笑了笑,说道:“这一次,恐怕我们会遭遇一场恶战啊!”
      花缘眉头更紧,说道:“郭胜那家伙会不会趁机······”
      “我不会给他机会的。”谭漠笑道。
      花缘一愣,他不知道谭漠哪里来的自信。
      不过四天的时间,谭漠军队已经赶到宁夏府管辖的大草原上,而据探子回报,前方一百里处发现鞑子军队!
      谭漠大军立刻停止前进,进行休整,准备迎接大战,不过鞑子那边却是像是没有要作战的样子,只是在那里安营扎寨而已。
      而此时,郭胜的军队则是跟在谭漠后方,赶了过来。
      “明日正午,三方进攻,目标是谭漠的大军!”郭胜军营内,众位将领全都聚集在郭胜帐中,这些都是王爷笼络到得人。
      “安盛,到时候,你率领两万骑兵,直接冲散谭漠的大军,其余诸位将领,分别带军队从两翼包抄,绝对不允许有谭漠的人逃出来!”郭胜下令道。
      众人应了一声,战争中不可能在战斗之前就安排好所有的事情,只能做出大概的分配,到时候具体行动,就要靠将领们的能力。郭胜做好安排,让这些人中最有能力的几人分别担任了指挥官,而自己,则是坐镇大营,等着捷报传来!
      第二日,谭漠的军队早就集结完毕,谭漠很清楚,自己的背后,就是郭胜的队伍,而自己的前方,则是鞑子军队,而且,按照早就定好的计划,今日便是最后的决战!所以,谭漠不敢大意,早早的就传令下去,大军做好准备,随时准备迎战!
      现在已经不需要在躲躲藏藏,事情已经摆在了明面上,所以,郭胜早早的就集结好部队,向谭漠后方行动。郭胜信心满满,只可惜,今日之战,注定要成为他人生中最后一站!
      正午时分,没有任何的宣告,也不需要什么宣告,安盛带领自己手下精良重骑兵直接向谭漠军队发起了冲锋!而谭漠那边,却是早已经准备好,王堪率众出击!大战,已经爆发!
      随后,谭漠军队两翼,则是出现了黑压压的军队,如同狼群一般冲向自己!
      只不过,谭漠前方的鞑子军营,却是没有任何动作。
      郭胜坐在大帐中,眉头紧锁,这场战斗,虽然自己势在必得,可是,总觉得有些心绪不宁。
      就在这时,帐中突然跑进来几个人,而他们却是抬着一个人进来的!而被抬进来的人,已经是满身血污!
      “怎么回事!”郭胜大叫道,心中不好的预感更胜!
      “末将······末将是······林将军帐下!”那个浑身血污的人躺在地上,虚弱的说道。
      郭胜心中一震,林将军?那不是王爷的心腹吗?这次派来协助的,就是林将军带领的啊!
      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郭胜抓着那人的肩膀,不顾对方身受重伤,用力的摇晃着问道。
      那人虚弱的说道:“我们······我们遭遇了埋伏!是······是鞑子军队!末将拼尽全力,带领几十个兄弟杀······杀了出来!”
      “什么?!”郭胜彻底愣在那里,鞑子的埋伏?这南线上鞑子的指挥官不是军师吗?军师不是王爷的人吗?为什么会埋伏自己人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
      就在这时,一个士兵从外面闯了进来,一脸的惊慌,一进来,便一下扑倒在地上,大喊着“不好啦!”
      “怎么回事?又出什么事啦?”郭胜急忙问道。
      “将······将军,我们后方出现了大批的鞑子!现在正在向我们军营这边杀了过来啊!”那人大喊道。
      “什么!?”郭胜一下子坐在了地上,一脸的不敢相信。
      “将军,我们怎么办?”那人急忙问道。
      而郭胜则是愣在那里,虽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,但是,他却是已经明白了一点,这一次,自己要栽了!
      “马上召集镇受在军营的人马,随我杀出去!”郭胜眼神一冷,站起身来,大声下命令道。
      那人一愣,我们杀出去?那这里的二十万兄弟们呢?可是,看到郭胜冰冷的眼神,一句话没说,立刻出去传达命令。
      郭胜出了大营,看着外面只有不到一千人的骑兵部队,紧紧地皱起了眉,他手下的重骑兵,有两个最得力的将领,一个是正在战场上厮杀的安盛,一个是现在在自己面前镇守大营的陈天。
      “马上离开这里!”郭胜上了马,大声下命令道。可是,却是没有一个人动。
      郭胜怒道:“我说马上护送我离开这里,你们没听到吗?”
      陈天冷冷的看着郭胜,说道:“郭将军,我会护送你离开的。”
      战斗从正午开始打响,一直到了太阳落山,才渐渐平息下来,而最后的战况,郭胜手下二十万大军全军覆没,谭漠损失近三万人,而白玉率领的鞑子军队,却是付出了最为惨重的代价!来的时候近四十万人,最后落荒而逃的,不过十万余人!
      并不是鞑子军队太弱,而是在他们的军师下令收兵之时,被谭漠这个原盟友打了个措手不及,直接吞掉了十几万人!
      最后,鞑子军队仓皇落逃,而他们的军师却是在战斗中不知所踪。
      深夜,篝火连天。
      谭漠的大营中,一派喧哗。
      主帐之中,谭漠众人围坐一圈,而中间的空地上,则是五花大绑的郭胜!而此时的郭胜,一脸的怒容,死死地盯着谭漠,还有那个坐在谭漠身边的年轻人。
      “白玉,你觉得应该让他怎么死?”谭漠笑着问道。不错,那个坐在谭漠旁边的年轻人,正是鞑子的军师,郭胜的“好搭档”白玉!
      白玉笑了笑,说道:“怎么说也是一个风云人物,还是给个痛快得了。”
      谭漠点了点头,什么也没说,却是拿起手中的筷子,手腕轻轻一抖,便直接刺穿了郭胜的喉咙。可怜一代名将,就这么一句话也没说,就成了一具尸体!